关注省民信息门户网微博:
网站首页 > 健康养生 > 名医与共和国共成长|瑞金医院胃肠外科主任郑民华教授:心有猛虎

名医与共和国共成长|瑞金医院胃肠外科主任郑民华教授:心有猛虎

2019-11-07 11:08:44 来源:省民信息门户网 作者:匿名 阅读:495次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在上海的医疗体系中,有大量的专家和名医在祖国的怀抱中成长。他们热爱祖国的医疗事业,关心病人,努力学习医学技能,为祖国的医疗事业做出突出贡献。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上海市卫生委员会和文薇宝根据国家卫生委员会的精神和上海市政府“发扬爱国斗争精神,为新时代作出贡献”的运动,联合发起了一场名为“名医随共和国成长”的大型征文运动。这项活动得到了各行各业的广泛支持,并得到了许多捐助。这家报纸发表了优秀的作品。希望这些共和国著名医生的成长经历和爱国斗争故事将成为年轻医生学习和激励广大医务人员在新时代做出贡献的典范。

郑华敏想起了一件小事:一天,他正准备吃同事的婚宴,正走在繁忙的淮海路上,有人拍了拍他的胳膊。他不知道另一个人是谁。“郑医生,你不记得我了吗?你给了我一把刀!你看我现在恢复得多好!”对方笑得像面对老朋友一样灿烂。

每次我想到这件事,郑华敏都会想,“当医生真好。”

作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胃肠外科主任和上海微创外科临床医学中心主任,郑华敏被公认为国内外微创外科的领军人物:他是皇家外科学院院士和世界内窥镜外科联盟常务理事。他不仅是亚洲腹腔镜和内窥镜外科医生学会的主席,也是亚太疝学会的创始成员和常务理事。在“国际模特”的标题下,他说他仍然最喜欢被称为“郑博士”。

微创手术中的“食蟹者”

有人说郑华敏“有一双女人的手和一颗狮子的心”。对此,他笑着说:“我属于老虎,应该是老虎的心。”当批评学生时,他特别严厉,他会自嘲:“我不是很专横吗?是因为老虎吗?但我坚持的没问题!”这双手呢?郑华敏回忆起他在法国学习的时光:1987年,腹腔镜手术问世后不久,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引进了一套新的腹腔镜手术器械,并挑选了一批医生进行尝试探索。那时,他只是一名居民。他被选中:“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中国人,有一双拿筷子的手。”

从那时起,他已经成为微创手术中的“食蟹者”。1989年,26岁的他在法国成功完成了第一次腹腔镜胆囊切除术。1991年回到中国后,他在中国东部进行了第一次腹腔镜胆囊切除术。1993年,30岁的他成功进行了中国第一次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将中国的微创手术推向恶性肿瘤领域。在它成立的那一年,这个名字移动了一段时间。

1989年,郑华敏在法国接受腹腔镜手术

目前,“微创手术”既受欢迎又受欢迎。人们已经意识到腹腔镜是外科手术的一场革命。然而,当每一个新事物都没有被认可和普及时,它必然会受到极大的质疑。当时,有些人开玩笑说:“腹腔镜是爬窗户,而不是回家。”

面对质疑和压力,郑华敏表现出“虎性”,勇敢地走上了晋升之路:在医院里,他将腹腔镜技术推广到妇产科、泌尿外科和胸外科等多个科室。在医院外面,他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宣讲和演示手术,以便外科医生能够逐渐理解和认识它。

2001年,他获得上海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将瑞金医院建成微创外科临床医疗中心。他率先制定了中国腹腔镜结直肠癌根治术的操作指南,指导国内外40多家医院的手术和医生培训。因为他知道:“这是百年一遇的机会。如果我有这种能力,我必须抓住它。我必须证明微创手术是手术的一个方向!”

25年后的今天,还会有人说腹腔镜检查看不清楚吗?不是我看不清楚,而是我看得太清楚了。在他的全力推动下,中国医学界已经从不知道什么是“微创”转变为首选腹腔镜胆囊切除术。从质疑微创手术下恶性肿瘤根治术的效果到手术的“微创率”,它已成为衡量学科进步的客观指标。他领导中国微创外科行业制定中国标准,规范手术,减少创伤,造福患者。

就在去年年底,郑华敏在中国的第一个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来看望他。病人的手颤抖着拿出了她22岁的出院总结。郑华敏的学生、瑞金医院普通外科副主任医师臧璐说:“我很震惊!无论你有多努力多累,做一名医生都是值得的!”

做“少”就是得到“多”

"保守主义是无望的。"郑华敏说:“当医生就像逆水行舟,或者逆流而上。只有确定正确的方向并利用这种情况,我们才能走得更远。”在过去的25年里,他从未停止过,也从未开启过一个新时代。

2004年,该国第一次完全腹腔镜胰十二指肠切除术被“推”给他。胰十二指肠切除术被认为是最困难的手术之一。此外,患者70岁,伴有高血压和肺气肿。开放性手术会带来致命的并发症。手术的最大困难在于:切除病人的十二指肠、上空肠、胆总管、胰颈和胰体。胆囊切除术后,这相当于切断病人消化系统的“十字路口”。每一个重要的“通道”——胰腺肠、胆管和胃肠道——都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准确修复。即使延迟几秒钟,病人的大量消化液也会流失,心跳也会在手术台上立即停止。

在手术室里,每个人都屏住呼吸。他的眼睛锐利而平静。胰肠吻合术、胆肠吻合术和胃肠吻合术是完美的。门静脉、肝动脉和胰腺周围的淋巴结被清除。手术后五个半小时,病人的出血量只有50毫升,没有并发症。20天后他出院了。当时,世界上类似的行动不到100个。

2006年,另一位老人找到了郑华敏。这位老人患有直肠癌。肿瘤在肠腔中占据一个圆圈。然而,几十年来他一直患有强直性脊柱炎,很难正常站立。平躺时,他的上身和床形成一个像龙虾一样的45度角的形状。在许多医院,外科医生拒绝给他做手术,理由是“腹腔空间太小,人们无法平躺”。郑华敏制定了手术计划,并与麻醉科、骨科等部门合作,克服了许多困难。他在极其狭窄和曲折的空间里“转来转去”,在那里,其他人认为不可能进行手术,并成功地为老年人切除了肿瘤。

2007年,郑华敏再次面临巨大挑战:对于一名55岁的患者来说,直肠癌和胃癌这两种原发性恶性肿瘤的切除,国内外文献都没有报道过……”继续发展到更高、更尖端的水平,不要介意‘长江后浪推前浪’,因为我喜欢站在‘风浪’的最前沿。”他说。

郑华敏在瑞金医院成功完成中国首例腹腔镜胆囊切除术

机器人腹腔镜手术、单孔腹腔镜手术、三维腹腔镜手术...多年来,郑华敏一直关注并尝试微创外科领域的每一项创新和进步。他从来不害怕挑战或盲目乐观。

他说,手术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即微创手术、精确手术和微创功能化。微创手术以创伤小、时间短、恢复快而闻名。然而,外科医生不能仅仅通过手术的长度、肿瘤是否被干净地切除以及表面疤痕的大小来衡量手术的成功,而是应该更多地考虑患者的整体情况。

“创伤的概念不能仅仅理解为‘创伤’。如果医生没有经验,技能不足,花费的时间比传统腹腔镜手术多得多,那么创伤也不会减少。”他说,“面对不断更新和改进的技术,外科医生不应该急于获得成功。他们必须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学习和掌握它们。另一方面,必须建立一个新技术公开讨论和操作培训的培训联盟。”

一路上,每当有一个关于微创外科的国际学术会议,就必须有中国的郑华敏教授的特别报告。2009年,他当选为亚洲腹腔镜和内窥镜外科学会主席,并首次在中国成功举办亚太年会。2014年,他成功申请了2016年世界内镜手术大会,这将是世界微创手术大会第一个来到中国的奥运会项目。

“疾病谱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而变化,实际上为临床治疗的创新做出了贡献。然而,新疗法的不断引入进一步影响了疾病谱的再次改变。这一循环将创造医学史上的螺旋发展。”他说,“腹腔镜手术诞生于传统剖腹手术时代,被称为“第二次革命”,现在也被称为“传统”一词。可以看出,“时间列车”的无尽燃料是创新精神。微创外科技术所包含的理念——“少即是多”就是为了获得“更多”而做“更少”,这是创新精神的驱动力之一。

“技术是王,但不要忘记把人放在第一位。”

跟随郑华敏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他就像一个大家庭的家长,端庄潇洒,总是把袖子卷到肘部,总是告诉别人:“这种病全吃光了!”在病房里,所有的眼睛都在路上,所有的耳朵都在听:谁没有垫枕头,他请护士帮忙垫;如果有人担心第二天的手术,他会在床边高兴起来。谁偷偷抽烟,他瞪了几个字

。一次,一位老人抓住他的手说,“我想再呆两天。”他俯下身问道,“怎么了?”原来这位老人刚刚做完手术,正在静脉滴注。他担心他回来时没有人会照顾他。他笑着拍了拍老人的手:“老人放心,不会让你带着这样的‘补药’回去的!你必须康复,自己走回家!”老人很高兴,握着他的手。

郑华敏成功完成中国首个三维全高清腹腔镜直肠癌根治术

多年来,医院里有越来越多的老年病人。许多老年人,由于开放性手术的高风险,自愿拥有腹腔镜,并找到了郑华敏。他不忍拒绝。多年来,他带领团队治疗了许多疑难杂症,瑞金医院成为了患者们所宣扬的“临终医院”。

医院好,技术高,要收费贵吗?对郑华敏来说,这个法律站不住脚。他总是努力为病人省钱,并且在选择手术方法和医疗设备时很小心。他说:“刀刃上使用优质钢。少用药,多注意。”瑞金医院胆囊切除术住院天数从6.8天减少到1.3天。腹腔镜胃癌和肠癌住院费用仍为全市最低,但患者术后生存率和医疗经验从未下降。

“微创外科正在从精确发展到功能性,也就是说,从对技术精度的追求发展到人们的整体关注。随着医疗速度的加快,学科和子学科的区分越来越细致,如果患者不是作为“人”而是作为“器官”对待,这将导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现象越来越严重。”郑华敏说:“医生应该把病人作为一个整体来对待,不能把肿瘤分开。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微创外科应紧跟疾病谱的变化,向老年医学靠拢,这就要求该学科具有较强的综合能力,为患者提供综合的诊疗方案。”

因此,他在中国首次提出了“微创手术”模式,并试图建立一个多学科一体化的“模板病房”:以患者为中心,整合医院医疗资源,使患者能够在手术前、手术中和手术后获得一致、优质的服务。让住院病人不必在医院大楼和楼上楼下之间来回地做全身检查,并努力在病房和病床边完成尽可能多的工作。最近,他还推出了术后随访服务,定期向出院病人发送信息,将病人送往医院复查,为他们预约各种检查,并每周7天、每天24小时提供医疗咨询。"试着转移医生,而不是病人。"他说,“给病人安全感和信任感对我来说是最重要的。”

现在,他的“微创手术”即将成为现实。瑞金医院的微创手术将搬至一栋新的综合大楼,楼高2层,床位120张。一位全新的胃肠道恶性肿瘤诊疗专家将采用以微创手术为主要手段的综合治疗理念,以一站式诊疗模式惠及更多患者。

谈到未来,他的目光更加强烈,充满野心。当他们批评当前的不良行为时,这些眼睛充满了犬儒主义和任性。在已故病人的情况下,出生、年老和死亡的无助感显露出来。在手术台上,集中精神,就像你是国王一样。手术室外谈笑风生,竹林中的魏晋风度。这让人们想起了英国诗人西格弗里德?萨松的一首诗:“我心中有老虎,嗅着玫瑰。”译者兼学者余光中的解释:如果不是罗斯,老虎会变成一个粗野的人;如果你不是老虎,罗斯就会变成懦夫。

老虎象征着勇气和自信,玫瑰代表着微妙和微妙——坚硬和柔软,这是他治疗者的风度和他人性的真实本质。他知道生命的脆弱,所以他把病人的感受理解为自己的感受。他知道生命总是有终点的,但他也相信一定有比生命更长的东西。他曾经嘲笑自己是“愤怒的年轻人”。现在,“愤怒的年轻人”变成了“愤怒的中年人”,而“老虎”仍然“嗅玫瑰”,因为他纯洁的心不会改变。

时时乐

最新

郑重声明:以上内容与省民信息门户网立场无关。省民信息门户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省民信息门户网对其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保证该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内容不对各位读者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